2023年12月13日

哲库原地解散3000人一夜失业OPPO的芯片梦碎了

作者 admin

自古多情空余恨,好梦由来最易醒。

 

5月12日的全员大会上,哲库CEO刘君怀着沉重的心情向全体员工宣布了一项艰难的决定,经过审慎的讨论,公司决定关停哲库,终止芯片自研业务。

事实上,哲库的解散十分突然,就连哲库的许多总监也是在解散大会的当天才得知公司关停的消息。面对3000名左右的员工,哲库给所有正职员工开出了N+3倍的赔偿金,而给所有未入职的应届生开出了(offer的月薪+奖金/12)*3的赔偿方案,或可以选择直接无缝对接至东莞长安镇的OPPO公司入职。

雷达财经了解到,哲库是国内知名手机大厂OPPO基于芯片产品打造的公司。在成立至今的四年时间里,OPPO曾发布两款自研芯片。伴随着哲库的解散,OPPO彻底放弃了芯片自研的计划,OPPO打造芯片帝国的梦想也就此破灭。

有分析人士指出,哲库就地解散有多方面的原因。其一,自研芯片是一项耗时、耗力、耗钱的长久工程,目前哲库距离打造出真正符合市场预期的SoC芯片还有一定的距离;其二,巨额的投入,为哲库及其母公司OPPO带来了巨大的财务压力,在手机市场整体遇冷的情况下,OPPO不得不忍痛断臂;其三,持续在芯片领域有所行动,OPPO或有被制裁的可能。综合多方面的考量,OPPO才不得不叫停了此前信心满满、且投入大量资源的芯片自研计划。

哲库解散,国产芯片行业巨震

刚刚过去的512,真是我人生中截至目前最魔幻的一天,从十一点多手机微信要炸了开始,到刚刚坐定,没有一刻不感到恍惚,来自电子科技大学的应届生河马(化名)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留下了这样的感慨。

而让这名应届生感到如此恍惚的原因,正是哲库刚刚向包括其在内还未入职哲库的应届生发来的一封邮件。在这封题为给哲库未报到应届生的一封信的邮件中,哲库宣布公司做出股东决定,自5月12日起解散哲库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分公司,并依法终止所有劳动合同。

对于此次公司解散一事,哲库母公司OPPO表示,面对全球经济、手机市场的不确定性,经过慎重考虑,公司决定终止ZEKU业务。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同时也是一个正常的商业决策,公司会妥善处理相关事宜,并将一如既往做好产品,持续创造价值。

对于河马(化名)而言,收到这封邮件的那刻,意味着其还未正式进入理想的公司就职,便已结束了与哲库的缘分,从小到大不论高考出成绩或者是保研读研,我的人生看起来都是正常的,按部就班的,没有任何事件能像今天ZEKU(哲库)原地解散一样,让我感到这是一场梦。

为了弥补给还未入职的应届生带来的损失,哲库方面给出了两个补救方案。其中一个是为这批应届生直接提供无条件入职OPPO的工作机会,且新的职位薪资条件与哲库此前给出的薪资条件保持一致。

不过,哲库为应届生争取的新工作机会的工作地点不再是上海,而是全部统一安排在东莞长安镇;具体的部门及工作岗位,后续待学生全部反馈信息结束后,由OPPO HR与同系确认。

如果不愿接受协调去东莞长安OPPO公司入职的,还有另一个方案可供考虑,即彻底告别哲库。为此,哲库方面将会为应届生提供一定的补偿金,补偿金的数额为(offer的月薪+奖金/12)*3。

而像河马(化名)一样被哲库放弃的,还不止尚未入职的应届学生们,大量已经入职哲库的老员工也没能躲过失业的命运安排。对于所有的正职老员工来说,此次公司解散其将收到N+3倍的赔偿金,并且公司会为员工缴纳5月份的社保。

但据媒体报道,哲库的老员工们却没能像应届生一样获得转岗OPPO的机会。部分入职时间不久的员工表示,自己的工作时间属于较为尴尬的情形,自己既不像资历深厚的大佬们一样有较多的面试筹码,同时又因为没了应届生的身份无法调去OPPO,因此重新再找工作的难度并不低。

复原解散大会现场:多位高管哽咽

事实上,在此次正式发布解散消息之前,哲库方面就于前一天晚上通知员工居家办公,而公司当时给出的理由是公司IT账号和门禁系统将要升级,上海办公室会关闭24小时。

5月12日,哲库在全员大会上宣布了公司将要解散的噩耗。据腾讯科技获取的视频显示,哲库CEO刘君、COO朱尚祖及另外两名高管李宗霖、王泷出席了公司的全员大会,而在会议当天宣布公司解散的过程中,管理层多次哽咽落泪。

在简单概述了公司发展历程之后,哲库CEO刘君很快切入了此次会议的重点,经过审慎的讨论,公司决定关停哲库,终止芯片自研业务。刘君透露,其实很多总监也是刚刚得知公司关停的消息,自己作为公司的CEO,没能将业务带到想去的地方深感遗憾,而以如今这种方式告别也十分抱歉。

刘君还表示,此次公司关停的决定,与各位员工的工作质量没有任何关系,自己非常感谢大家,并祝福每一位曾经在哲库一起奋斗过的同仁们明天会更好。

刘君的话音落下,哲库COO朱尚祖也向全体员工吐露了自己的心声,虽然我们在很多日常的会议上,常常也在说各位哪里做的还不够,还不够理想,什么地方要改进,可是我们心中知道,这是一个蛮不容易的团队。

在谈到员工在平日工作中遇到的小插曲和抱怨时,刘君还直言,可是跟今天这样比起来,大家会觉得,能够好好一起工作,其实是一个很不容易的事情。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场被媒体誉为悲壮的全员大会上,哲库HR除了向员工宣布N+3倍的赔偿方案外,还透露公司目前已经关闭了所有员工的各种权限,因此HR建议大家不必要再进到公司办公,后续公司会通知员工在指定的时间取回自己的私人物品,而有关费用、离职材料等相关的流程,公司鼓励员工通过快递等方式完成。

正如媒体报道的那样,哲库HR并未在全员大会上向所有正职员工提到转岗OPPO相关的事宜,只是表示公司会尽力向各位提供各类的招聘渠道,也会收集行业内其他公司的招募管道等,以此尽可能地支持员工尽快找到下一份工作,将此次解散给公司及员工带来的影响降到最低。

历时多年终成一场空

雷达财经了解到,哲库的诞生可以追溯至四年之前,而OPPO对于芯片的探索,则可以追溯至更早的2017年。当年12月,OPPO成立上海瑾盛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含集成电路芯片设计及服务等。

2019年,OPPO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明永又对外宣布,公司将在未来3年投入500亿用于前沿技术和深水区技术的探索,芯片便是OPPO决定发力的其中一个领域。

彼时,华为旗下的海思科技遭遇制裁,出于未雨绸缪的考虑,满怀壮志的OPPO正式创立了哲库科技,希望能借此在自研芯片领域有所作为,以防面临有朝一日被他人卡脖子的窘境。

天眼查显示,2019年8月,哲库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原名守朴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正式成立,经营范围含电子产品、通信产品、半导体的设计、开发、销售等。

同年10月,OPPO成立芯片TMG技术委员会,对自研芯片项目提供投入和支持;之后,OPPO在内部文件中向全体员工公开了马里亚纳计划,揭开了自研芯片项目的神秘面纱。

2020年,广东欧加控股有限公司取代OPPO广东移动通信有限公司成为哲库科技新的全资持股投资人,而前者正是OPPO、一加以及realme三个手机品牌的母公司。

在哲库科技的不懈努力下, OPPO曾在2021年正式发布自研芯片马里亚纳MariSilicon X,据了解这是由OPPO第一个自主设计、自主研发的影像专用NPU芯片;去年举行的2022未来科技大会上,OPPO又发布了第二颗自研芯马里亚纳 MariSiliconY,该芯片定位旗舰蓝牙音频SoC芯片。

直到去年年底,OPPO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明仍在内部讲话上就公司在芯片领域的深耕进行了明确的表态,芯片这件事,是我们抱定宗旨,一定要做的,也是一定要做好的。

截至今年2月末,哲库在全球申请专利的数量超过2400个。刚刚过去的4月,哲库公司明面上依旧看不出一点即将解散的迹象。彼时,原芯片企业壁仞科技海外团队AI方向的负责人孙成坤加盟哲库,拿下了哲库NPU芯片中心部长的offer。或许就连孙成坤自己都没料到,在加入哲库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便面临公司解散的窘况。

据多家媒体公开报道中提到的数据,在此番裁员之前,哲库旗下的员工规模大约在3000人左右,其中位于中国区的员工数量约为2500名。而此番哲库的原地解散,意味着芯片行业将有数以千计的人才重新涌入市场。

哲库为何走到解散这步?

回看哲库一路走来的发展历程,在华为海思命途多舛之际,OPPO旗下的哲库一度被外界寄予厚望。在部分人的眼中,哲库甚至被看作最有可能在自研芯片领域闯出一片天地的国产厂商。

为了招揽人才,哲库大下血本,不惜为应届生开出高达数十万的年薪。优厚的待遇为哲库揽来了不少人才,去年复旦大学微电子学院研究生会举办的职业、专业交流的系列活动宣传页面上,就列出了一组有关哲库人才的数据:毕业于海内外顶尖高校的硕博员工占比接近80%;5年以上芯片行业经验的工程师占比接近80%。

然而,自研芯片是一件难度颇大的工程。技术上的难度攻克,需要企业投入巨额的研发费用。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哲库三年在芯片领域的投入并没有达到此前所说的500亿元,但其投入的规模至少也在百亿元起步。

尽管投入看似不菲,但就芯片研发领域而言还远远不够。四年的时间过去,哲库曾先后发布两款芯片,但在难度较高的SoC芯片方向,哲库距离打造出真正符合市场预期的产品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除了自研芯片进展缓慢的原因外,哲库的ATM机、母公司OPPO所在的手机市场的整体疲软,也成为了压倒哲库的其中一根关键稻草。

据IDC发布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年全球智能手机的出货量为12.1亿台,同比下滑了11.3%。其中,国内市场去年全年智能手机的出货量为2.86亿台,同比下降13.2%,更是创下了自2013年以来的历史新低,出货量失守3亿台的基准线。

而OPPO过去一年在头部手机厂商中的表现更是掉队明显,去年OPPO在国内市场的出货量跌幅达到28.2%。与苹果、小米、荣耀、vivo等选手相比,OPPO销量下滑的幅度最为明显。今年第一季度,OPPO在中国市场的份额荣登榜首,超过苹果、vivo等一众手机厂商,但其销量同比仍下滑8.8%。

在此次哲库举行的全体大会上,公司CEO刘君也坦言,大家知道全球的经济和手机行业非常不乐观,公司的营收远达不到预期,所以在这个情况下,芯片这个巨大的投资将是公司承担不起的。

与此同时,与哲库密切相关的半导体行业,目前的市场需求也处于相对低迷的状态。据半导体行业协会(SIA)公布的数据,今年第一季度全球半导体销售额总计1195亿美元,环比下降8.7%,同比降幅则高达21.3%。

还有分析认为,OPPO若持续在芯片领域有所行动,或也有可能受到制裁。而与有着运营商业务、企业业务等王牌业务的华为相比,主要靠手机撑起业务基本盘的OPPO如若受到制裁,其遭受的打击或将是毁灭性的。

对于OPPO此次自断一臂舍弃哲库一事,OPPO前副总裁沈义人5月13日发博称,钱能解决的其实不是大问题……而钱不能解决的问题,才是真的难题;而步步高创始人段永平则在社交平台上留下一句引人深思的言论,改正错误要尽快,多大的代价都是多小的代价。